Euphausiid

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云,满城飞絮,梅子黄时雨。

是心浮气躁,三年来净是未竟之事,抱憾太多。

真是笑死了,猫滑下去了哈哈哈哈哈
P3元凶,P4掉下去之前还在得意洋洋骚扰台灯的旺财

梦游人

那名少女拿笔画画的样子专注而温柔,我悄悄观望了好久。是晓风残月,草暗斜川,霁月光风,寺鸟啁啭。那样转笔勾线,挥霍着色,然后精巧地留白,平淡的景色都变得醉人起来。
有的人,就连一笔一划都是鲜甜的。

我一直都坚信着我们两人会再次相见。小小的城市有一座小小的庙宇,土黄色的墙掉了漆。外面坐着三两个道士,给人算了一辈子的命。五块的香火钱,我在里面慢腾腾地转悠。从菩萨到天帝,再一个个看回来。有几位僧人站在廊檐下,逆着光垂头休息着。
树下的光斑浮动,露出了荒诞的味道。斑斓地响动,热浪慢腾腾翻滚着,就此,我见到了你。你坐在那里,什么也没干,发着呆。

我死皮赖脸地凑上去,坐到了一旁。

「你上次在公园写生的时候我见着你了。」
「我也看见你了,你看了很久。」

有时候日子是凑巧而不凑巧的。被同样地记住是幸福的,但是被人看穿又是哀痛的。

「挺凑巧的。」
我盯着荒诞的光斑看着,晃着腿。「其实这日子挺荒诞的,那么多奇怪的巧合。」
「是。」
少女回答道,「活的越长,梦境就越真切。」
「确实。」
我点点头,看着那位女孩子。到了早间的上班高峰,寺外的车流开始响起了喇叭,自行车铃间杂着极为清脆。

「我们的存在已经够不合理了。」少女从地上拾起了一块光斑拿起来把玩。灰绿色的叶子在地上滚动,我一脚踩上去,它就从我脚上飘过去了,仿佛它本身就是光影才对。

「如果有那么多存在,你每次都来找我的话,你在这里停留地越长,这里就有越多的巧合和不合理。」
她慢条斯理地说,仿佛及早就认识我了似的。

我望着她,若有所思。僧人敲了钟,咚咚咚,十三下。

「这是第几次啦?」
我问。

「第十三次。」她小声地回答,「你是唯一一个会一醒来就忘记梦境的人。」

我摸了摸头。她手上的光斑融化了,从指缝间滴落了。我们谁都没说话,就这样温和地看着对方。

「好啦。」我说,一会儿就全部记起来了,对那名少女说,「待会儿你就要醒了。」

「拜托,不要忘记我。」她哀求道,「白日要来了,拜托,请下次还来找我吧。」

我仰了仰头,然后注视着她,眼里升上一丝温存。「我会的,如果我找的到我就会过来。」

我一直都坚信着我们两人会再次相见。

刚刚写了很长很长一段话,写到后面突然就平和了。然后删掉了,假装这些情绪都没有。

现在我只想在这点话里面找到我的准确样子,我想把自己剖开来看看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我是个充满劣根性的人。我非常虚伪,愤世嫉俗,没有一技之长,活的畏畏缩缩,心里盼望着洒脱的人格却总是因为懒惰和畏惧而退却。拖延,悲观,自欺欺人的可怜虫,无分好坏,没有自辨力,没有爱好,没有自己的价值,没有思索,自己再怎么思考也无执行力,想的太多做的太少。别人一夸就膨胀,别人一骂就爆炸,自我封闭,厌世,嫉恨心强,粗鲁,言语总会无意地冒犯到别人,还心态良好开冷笑话。我不想从众,但又自己太弱而不能突出从而自我封闭垮塌,没有雄厚的文化积累,看了书没有思考总是忘记,泪点极低,很敏感,会被各种各样的微弱纤细的事物感动而大哭,不收拾,整天蓬头垢面。我既羡慕周遭活的有趣又低看他们活的凡俗,但实际上是自己过的最恶劣,自己最可怜。没有有趣的一面,没有自己的立场,争辩也只会用宽容来止息,还崇尚着圆滑处事活在当下的享乐主义,说话不过脑子,最厌恨麻烦的事情。没有接受的能力,没有反省的能力。

写到这里,我想不到任何赞美我的话语,本来该我说些善意的话,但我想不着了。我良好的心态兴许只是我自欺欺人的幻觉…我不知道我有什么资格心态这么良好,我只知道我想活的自我一点,再聪明点,张牙舞爪点就好了。

我真的很需要执行力,我真的很需要抗衡厌倦的执行力。

我是个人生败犬。既败在表象上,也败在内里。
真的活的很没有意思,尤其你还有责任的时候,你会恨不得你不活着,快点逃开。
啊,作呕,作呕,作呕,作呕。

Wonderful Tonight

#BGM:Michael Bublé— Wonderful Tonight
废话:肥布是我最喜欢的歌手没有之一,嗓子低柔地让人窒息。算是安利了…配合食用,不然虽然短文但还是会狗屁不通



夜色正浓。

镜前的女子依旧在梳妆打扮,有些犹疑不决地挑拣着饰品。食指从绿松石划到猫眼,再捧起金丝白绸的裙边细细打量。圆镜映照着她红棕色的长发,白净的脸颊和宝石般的眼睛,还有微微蹙着的眉目。

另一位已经装束好,坐在一旁的床边静静看着她。

「戴安娜,你觉得哪个好?」
终于她转过脸来,手里捧着项链。

「…绿松石。」戴安娜细细打量着,「浅透一些的,带在脖颈上很好看。」

「嗯…」
戴安娜接过那条细细的项链,站起来转到她的背后,指腹滑过颈部为她扣上项链。

此时坐着的她正安静地梳着头发,红棕色的发丝从右侧如瀑布般垂落。她有些忧心地说:「你知道我不太明白这些…我看起来还好吗?」

「是的。」戴安娜扣上最后一颗银环,微微露齿笑道,「你看起来美极了。」

x.
世家们的室外晚宴。
当你和我一同走过那条长廊的时候,我看见了周围人惊艳的目光。我知道不是因为我…是你,总是你。白色金边的束胸晚礼服,烛光下流光溢彩,宝石般的眸子笑起来弯弯的。你挽着我的手,走过那样长又那样短的红毯。我有些紧张,你一定看出来了,转过头那样看着我,向晚的新月挣扎着从叶缝中亲吻你的脸颊,树影婆娑。你就像是狄安娜…神话里俊美的狩猎神及月神,大地女神的女儿,太阳神阿波罗的妹妹…是那样崇高美好的存在。来之前你问我装束如何,在我们视线交汇的时候你一定心知肚明,你一定看出来了。我知道你玩弄胸前的绿松石的时候笑了,下车的时候热切地挽着我。我们款款而行,周围人就像是丝绸与亮片的存在,远处枫树下的乐队也奏着柔和的曲子。我兴许没有能好好回答你,如果你要问我一二的话,容我愚滞不善言辞…我也会,也只会这样回答你。
Darling, estavas linda até de mais.*

你一定会喜欢今晚的餐点的。



————————————————————
注:
Darling, estavas linda até de mais.
Daring, you look wonderful tonight.


写得蛮开心的…就是觉得有些水过会再看就删了。这句词送给大家祝大家撩妹愉快_(:з」∠)_

最近总觉得有梗在喉,超想熬夜乘着热情来写下点什么,但我知道我要是熬夜了第二天上课就玩完了
不过画小方块还蛮好玩的嘛……

决定听一首肥布的歌就写一小篇,管他是什么东西先走个意识流,之前的点文也会在近一年中慢慢写的  (笑

想拿出去印点啥…(´∇`)

学习使猫困倦,使玩铅笔,使玩台灯,使人变傻
_(:з」∠)_

正着钻,反着钻,傻了吧唧咔啦咔啦地扒床,底下漏了小尾巴你知道嘛??(ಥ_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