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phausiid

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云,满城飞絮,梅子黄时雨。

#突然搞笑
#哨兵向导paro,还有脑内小剧场
#可能风格巨变了

作者已经笑死在天上并大喊:
可能又ooc了…!

如果这样也没问题的话,请↓↓↓↓↓↓↓




巨大的训练模拟容器内,戴安娜拉着亚可坐在单独的等候室里。
这是全国最大的模拟器,专门用来训练哨兵相互战斗的地方。这次测试是用来确认结合向哨之间磨合的可能性,还有对双方潜能的评估。亚可可能不太上心,只是当做普通评估来看,但戴安娜知道,要是这次表现优异,军部就会配备更加先进的训练资源来资助自己。让军部付账的机会少之又少,浪费了岂不是很亏?

戴安娜懒洋洋地坐在椅子上晃着腿,一边测试自己的精神能力。她不敢和亚可有太多的互动准备,毕竟向导精力消耗起来很快,亚可的体能就算再优异也不能总是承受高强度的训练。
倒不如就这样由着她放松放松。

不过,戴安娜意识到精神联系毕竟需要长期的培养,现在时间这么短,为了效果只能暂时靠眼下肉体间的接触了。她脑中开始快速思考对策,很快就灵光一现。坐着无事的那位呼唤亚可来到她旁边,轻柔地用触手抚慰着她的神经。
在亚可被安抚的晕乎乎的时候,戴安娜的手小心攀上了她的手紧紧握住。戴安娜的五感顿时稍微敏锐了起来,外界轻柔的啁啭啼鸣现在看来也成了惹人厌的聒噪。
看来五感并通,开始建立关系了。
但戴安娜知道这远远不够。她把脸凑过去,静静看着亚可。
「亚可。」
回过神的亚可吓了一跳,看着不知何时凑近的俊脸不禁满面通红。戴安娜确实好看,除了那头非常抢眼的挑染,五官精致突出,尤其是浅蓝色的眼睛格外吸引人。

「什…什么事?突然凑的这么近……」
「我们接吻吧,伸舌头的那种。」

……

亚可几乎要昏死过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个变态!」
她想到阿曼达的话,不由得挣开戴安娜,大叫着上手就给了她一拳。戴安娜头向后一仰捂着鼻子,脸上仍然面无表情,但淙淙从手指缝中流出来的鼻血还是出卖了她被狠狠揍了的事实。哨兵体能强于常人,这一拳大概相当于戴安娜被普通大汉连着打了两拳,况且刚刚她们牵手建立了微弱的五感共通,戴安娜受伤的痛感也更加敏感尖锐,故此她也只能认命。但被打的现实还是让她心情低落,想到以后可能还会被家暴,戴安娜现在就想终止关系。

「你在想什么?只是为了更深入的身体结合而已。我们需要共通五感,这样的测评光牵牵手是无法糊弄过去的。」
戴安娜捂着口鼻发送脑内信息给亚可。血在亚可看来简直是喷涌而出,在简单建立五感共通之后,她也能微弱感受到戴安娜的痛楚,就更不由得心生愧疚。
「是你都不把话说清楚…」
她鼓着脸别过头去,但早已经因为愧意而浮上红晕。
「你给我机会了吗?」
戴安娜拿出纸巾,擦了擦血。
「我感觉我的鼻梁断了。」
她继续很无趣地传递信息给亚可。她在被揍之后五感更加敏锐,也可以小量感受到亚可的愧疚了。现在她俩的心思正在因为这样的身体建立而慢慢趋于一致。
好不容易止住了血,戴安娜鼻子插着纸巾的样子实在是让人哭笑不得,亚可脸上都不知该摆出什么表情。但还没一会儿,她就感受到了一丝威胁,是从戴安娜的思维中弥漫出来的,但是她显然在隐藏这个信息,看来这份敌意比她能共通感受到的要大很多。
「难道是我看到戴安娜鼻子里插着纸这样的情景而要杀我灭口……」
她还没来的及想完,就感受到了嘴唇上覆盖的柔软。戴安娜极快地靠了过来强行亲上去,甚至微微用力掐着亚可的双颊迫使她开口。亚可脑中一片空白,全身迅速升温,双手就如溺水般在空中扑腾,很快就揽上戴安娜的肩膀。纸巾擦在她脸上有的绵绵的瘙痒感,她忍不住向后退咯咯笑了两声。但随着戴安娜紧逼过来她不得不张嘴,举手投降接受一切。
她不会再打戴安娜第二拳了,就算打,也至少也要等评测完再打。

「把舌头伸出来。」
戴安娜命令到,声音嘶哑低沉,性感得令人生疑她还乐在其中。
亚可乖乖听话。其实感觉还好,亚可意外地发现她没那么抗拒,甚至觉得戴安娜技术还不错。但是她绝对没多想,一定没多想,就算想了也死都不说。她现在脑壳发昏,感觉自己都快烧断神经了。就在她焦虑不安的时候,戴安娜及时对她进行了疏导。亚可像溺水一样抓着戴安娜的神经触手,由着她轻抚梳理。但很快剧烈的痛感袭上大脑。
戴安娜咬了她一口。

绝对是报复。

在戴安娜松手结束对她的虐待后,亚可摔坐在地上,脸上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她现在完全可以感受到戴安娜的情绪,那是一种略带欣喜和外加胸有成竹的情绪,还有戴安娜周围的事物存在,包括她本人的视线,听觉,呼吸,还有口腔里淡淡的血腥味。

五感连通了。

「你觉得我接吻技术还不错?」
戴安娜取出纸巾擦了擦鼻子,问道。
「没…没啊…怎么会……」
亚可脖子哽的通红,她快忘记她俩建立了关联。她何止想再给戴安娜一拳,她简直希望她原地爆炸赶快从她视野里消失。当初她就该早点回神看看戴安娜心里在想什么,否则自己就不会那么快被抓到把柄了。

正当他俩都无言以对的时候,广播响了起来。
「戴安娜 卡文迪许 和 篝敦子,前往拉斯特大厅报道候场。」
然后又反复播了好几遍。

*
评委席上的夏利欧和库洛娃都一脸愉快地观望着赛场。今年的受试者们都意外地富有创新力,本来无聊的评测都变得稍许有些期待着,尤其在听到是卡文迪许家族的幺女前来,更不由得兴致勃勃地讨论起来。
「是戴安娜啊!我知道她,她好厉害的,有一对好大的……」
在自己贫瘠的胸前比划了好几下巨大弧度的库洛娃深知失言,连忙又食指拇指比成圈在自己脑门上晃了几下,然后对着一旁的夏利欧支支咽咽地说,「有一对…好大的眼睛!」
「喔。」
夏利欧一脸冷淡。
「总之这么优秀的向导,我很期待哦!」
库洛娃连忙笑眯眯打着哈哈结束了对话。
两人成为长期伴侣后,哨兵夏利欧无数次想解除关系。只可惜这样的标记是终身制的,所以有时候夏利欧只能靠家暴一下自家向导宣泄。不过现在在裁判席位上诸多不便,这次的事还是回家再慢慢处理。

*
很快该戴安娜就和亚可出场了。
抽签的结果很快出来,他们要对阵的是同院的另一对向导哨兵。

康斯坦策和阿曼达。

「没这么巧的吧!」
亚可在候场区哀嚎着,握着拳踱步,「怎么是阿曼达啊?一起打架总觉得好别扭……」
「我还以为你俩天天打架……」
戴安娜嘀咕着,也不由得紧张起来。但不是因为对阵的是阿曼达,而是康斯坦策。她不知道这次她又带了什么高科技装置来,要是给阿曼达装上了精神屏蔽器,那就非常棘手了。
「好啦。」工作人员走过来,给了她们两个袖章,「这个是进入模拟器的装置开关。你们会在模拟场景中战斗,被扯掉就算死亡出局了喔?待会上场的时候双方开始投币选择场景,之后各有十分钟准备,然后测评开始。」
戴安娜接过袖章后给了亚可一个。两人别上后就进入了赛场。亚可看见对面的小门走出来阿曼达,后面跟着另一位矮小身着机械维修装束的少女。看来就是康斯坦策了。
四人在台中央相聚,随后裁判上场站在他们中央,开始介绍。
「左边的是向导戴安娜 卡文迪许 与其哨兵 篝敦子。 右边的是向导 康斯坦策·布朗施班克·阿尔布雷希茨贝格 和其哨兵 阿曼达 奥尼尔。」
真的好长的名字。亚可在心里默默赞同了阿曼达的话。
「现在请左方选择硬币花色。」
戴安娜迟疑了一下,「蓝色。」
「那么右方就是红色了。」

「投币开始。」

裁判将硬币放在手间,很快向上投掷出去。那个蓝红各半的硬币在空中旋转着,在静止在某个点后开始飞速下坠,随后干脆地摔在地板上,打着转开始慢下来。

除了硬币在地上摩擦的声音外,一切都静默无声。赛场上方的大屏幕上特写的硬币边缘慢慢地离地面越来越近,最后静止。

「红色在上,红方请选地形。」

戴安娜叹了口气。运气也是战斗中的重要因素,但显然不在她们这边。

「沙漠。」
阿曼达朗声道。

随后参赛者周围一切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干燥滚烫的模拟沙漠环境。亚可发现阿曼达和康斯坦策也不见了,正在疑虑的时候,头顶的天空传来了裁判的声音。

「双方已经都在初始点,从说话结束起计时十分钟开始准备,哨声一响就正式开始比赛测评。参赛者可携带自备武器,尺寸和强度不超过规则限制即可。每队配有两个小型干扰波装置,各维持三十秒效益。请参赛者自行检查装配是否齐全。准备时间开始,倒计时十分钟。」

戴安娜冷静地分析了一下。双方不用说话亚可就完全可以知道戴安娜在想什么。他们打算绕过阿曼达直接攻击向导,再压制阿曼达。戴安娜开精神网扩大侦查前进,亚可在精神网内活动,双方不能离开太远,否则很难触及对方。在此期间,一旦向导间的精神网开始交汇,戴安娜就可以通过圆面积估算出圆心康斯坦策的位置,同理对方向导也可以估算出戴安娜的位置。把戴安娜当做诱饵放出去吸引对方哨兵,再由亚可去袭击康斯坦策。

只能这样了,并不是一个完美的计划甚至可以说漏洞百出,期间全部的希望全压在戴安娜足够强的精神力和亚可的速度上。
但是比赛就是走一步看一步的,比谁强谁就赢了。只不过卡文迪许家族的戴安娜不可能空手而来,为了更大的赢率她小心地隐瞒了一个秘密,护在自己的精神力下,亚可是没办法感知到的。

「哔——」
测评比赛开始。

戴安娜和亚可从起始点出发了。周围都是严酷的沙漠,热浪滚滚而来,对体力而言是严重的消耗。戴安娜竭力张开精神网注意周围的动静,每个箱子每个空穴。亚可也可以感受到周围感知的不断扩大,她敏锐地倾听注意着动静和脚步声。
走动约莫过了十分钟,戴安娜觉得情况有些奇怪。如果双方都是直线搜寻对方,那现在早就该相遇了。

看来是在曲线躲着我们了。

「去空穴。」
戴安娜传递信息给一旁的亚可,她们不能在烈日下消耗太久,去阴凉的地方守株待兔吧。

戴安娜把精神网缩小到周身二十米,之前撑开的太大了。但她一刻不能放松,谨慎地架网。很快她感受到了另一个人的存在,不是亚可,不是她自己。

有人来了。

亚可也清楚地听到了人轻柔缓慢的脚步声,很快把目标对准了左侧前方绷紧了身体。

红色的身影猛然从阴影闪出来,阿曼达从空中跃下直扑戴安娜。亚可也自然不会任由阿曼达乱来,从下方盯住阿曼达在短时间内预估出抛物轨迹后把她横扑拦下。双方抱住在地下打了几个滚后阿曼达首先挣开亚可后跳开,保持了一定距离。
戴安娜转了个身立马扩大了自己的精神网,对阿曼达开始了精神攻击。剧烈头疼的阿曼达急忙翻滚闪开,又往后跳了一段距离。
戴安娜突然一愣。
康斯坦策在哪里?

但没时间再多想了。「继续截住阿曼达。」她传递信息引导亚可。接收的一方立马单手撑跳过箱子,在沙间翻滚一圈跃起挥拳向阿曼达打去。阿曼达向后一滑,贴身躺在了地上,亚可就从她头上跳了过去,四肢稳稳着地后立马起身以右腿为圆心画圈侧身继续攻击。
戴安娜远远看着那边因为打斗而漫起的如雾般的黄沙,在影影绰绰之间可以感受到亚可胶着的战局。
「左边,绕到后方去了。三点钟方向,攻击腹部。」
她不断引导,也微微可以感受到亚可被击打到时的痛楚。
「护住小腿,小心擦伤。小心不要被第二次擦到后颈了,会肢体麻痹迟缓的。」
她焦虑而专注地指挥着,但很快就意识到这样下去绝对不是方法,亚可的想法也是如此。戴安娜皱皱眉,「跑。」
亚可咬咬牙,极速退后拉开一段距离。但阿曼达仿佛在极其有目的地进行纠缠,亚可一点后退,她就立马前追,但一旦亚可发动攻势她马上龟缩。这种不进不退的打法非常恶心人,亚可几次都暴怒地猛击,但都被阿曼达惊险避过。她绿色的眼睛危险地眯着,紧绷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只能那样了。
戴安娜再次蹙了蹙眉,「用干扰装置。」
亚可一愣,但很快就回到谨慎的状态。她伸手去掏腰间的金属小管。阿曼达很快也注意到这一点,她急忙避开,很快她眼里闪过一丝狡黠。

她们两个同时释放了干扰装置。

阿曼达和亚可同时失去五感。但阿曼达在释放之前早就认出了一条和亚可方向相反的路,失去五感之后她凭着记忆跌跌撞撞往回迅速逃离。戴安娜急忙奔过去,拉住分不清东南西北听不见花鸟风月的亚可就开始朝另一个方向跑。不管怎么样一个向导在十五秒内追上一个急速逃离失去五感的哨兵并在挣扎中扯掉袖章都不太可能,还是先离开再计划为好。

戴安娜张开网不知道搜寻了多久,才又在一个阴凉空穴停了下来。亚可慢慢恢复的五感小心辨认周围环境,最后两人都松了口气。
「太可恶了!那种打法!」
亚可恨恨地嘟哝着。
「他们大概在准备什么东西,阿曼达拖着我们,康斯在准备那样东西。一定是对付我们的武器。」
戴安娜这样想着,亚可也感觉到了。周围静悄悄的,什么声音都没有,安静压抑的气氛令人不适。
「我们得抓紧时间了。被她们占了先机我们胜利的机会就在慢慢减少,我的精神网总是开着体力就疯狂地被消耗浪费。差不多得出去转转了,说不定还能阻止康斯坦策。」
亚可赞同的站起来,搀着戴安娜一同出去。

然而命运总是事与愿违的。没出门多久的二人就在一处空旷地再次碰见了阿曼达,不过这次她只是双手抱胸事不关己般地站在小丘上看着他们,而在比赛开始后就从未谋面的康斯坦策站在小丘下,依旧是面无表情,不过从她灰褐色的眼眸中,戴安娜读的出她对于自己的出现非常满意。
她的脚下放着一个小小的装置,银色的金属外壳在烈日下反射着刺目的光。

「啊啦,是那个装置?」
「是那个装置。」
夏利欧看着大屏幕吃惊地问道,库洛娃紧随其后回答。
「那个装置超出了比赛限制吧?为什么没被收缴?」
夏利欧皱了皱眉头。
「那个参赛者带的是零件进去。零件是不够威胁的呀,没有超出范围。」
那个裁判长站在一旁,低声下气地回答道。
「那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在比赛这么短时间里组装好这个高精尖的东西。」
库洛娃赏识地笑笑,「突破规则的天赋呢。戴安娜小姐的反应真是令人期待。」

戴安娜愣住了。
这是违禁品吧,那个装置。
来不及跑了,戴安娜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如阿曼达那样,为自己看了一条退路。
「看来我们得分开一段时间了,五分钟左右。」
亚可听到戴安娜那样对自己说道。
康斯坦策对着他们俩个举起双手,张开的手掌在某一秒极速握成拳。
极其安静的某个瞬间,亚可觉得自己失去了什么部分。

是戴安娜的五感。

亚可的五感恢复到普通哨兵的水平,她转头去看戴安娜,失去听觉视觉的她茫然极了。那个装置是夺取向导五感的装置。
戴安娜不得不开始拼命向回奔跑逃离。

分开……五分钟。
亚可得独自面对一对向导和哨兵了。
得…为了戴安娜拖延时间。
亚可顿时开始明白发生的一切,戴安娜留在这里也是无法自保,反而会拖累她,分开活下去的几率还大一点。阿曼达已经跳下山丘向自己走来,康斯坦策也在集中精神准备干扰她。他们的目标就是先干掉哨兵,再杀向导。
果然,目标和我们组完全相反。

戴安娜说五分钟。
那个装置只能维持五分钟。
只要推延这五分钟,熬过这五分钟,戴安娜就会来找我。
这样坚信着,亚可握紧了双拳,红色的双目闪闪发光。
放心交给我吧,戴安娜。

TBC.

——————————————————————————
感觉写了好多!
下一话感觉会很辛苦的说。
亚可也意外地靠谱!
其实后半部分一点都不好笑!!对不对!
本来想一口气写完,但感觉写了好多,就分开写算了!
谢谢各位看官爸爸的支持点赞转发推荐,一直包容我小学生的文笔,我爱你们呜呜呜……cry....

评论(10)

热度(43)